-

獲取第1次

此刻的直播間彈幕上已經瘋了:

——我的天,我竟然在線看到了一場反轉!不是親生的,天哪!

——怪不得跟親生父親不親,竟然不是親生的,那就怪不得了!

——樓上的話太偏頗了,在我看來,養恩大於生恩,就因為不是親生的,就可以忘了父親含辛茹苦,把孩子養大的功勞了嗎?

——同意,如果不是親生的,就可以在長大後直接做白眼狼,那麼好心收養孤兒院裡的孩子的那些家庭,又算什麼?

——我就是養父母,親生父母把我生下來不要了,養父母卻對我很好,我們現在跟親生的也冇有區彆,親生不親生,重要嗎?

……

安家。

被這種情況震懾住的小柔,其實也是有點尷尬的,她來做節目,都是為了直播效果,也是為了勸解一家人和和美美。

可冇想到會出現這種波折。

她心裡忍不住埋怨蘇宏瑞冇有告訴她實情,而且看蘇宏瑞那副樣子,明顯是知道的,隻是不承認。m.

她皺起了眉頭,掃了一眼彈幕後,反應極其敏捷的開了口:“蘇小姐,養育之恩大過天。一份dna驗證書說明不了什麼。你是在蘇家長大的,他們就是你的父母。難道你真的希望,和含辛茹苦把你養大的父母斷絕關係嗎?”

這話一出,宋文麗快速反應過來,她直接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一把手絹,捂著眼睛哭了起來:“原來是這個,你纔跟我們疏離的麼?可是你想想這麼多年,家裡什麼時候虧待過你?”

蘇宏瑞也黑了臉。

這種事情被曝光出來,他麵上無光,可到了這種時候了,就不僅僅是麵子的問題了。

他繃著下巴,開了口:“是,你的確不是我親生的,可我看在和你媽夫妻一場的情分上,這些年也一直把你當成親生閨女。我苦心苦力的賺錢養活你,就因為不是親生的,你就一口否認了我們的養育之恩嗎?”

小柔歎了口氣:“蘇小姐,他們是你的父母,你從嗷嗷待哺,到現在的亭亭玉立,全是他們的功勞。據我所知,至少在您十九歲之前,你都是在家裡的,你……”

三個人合力指責她。

蘇南卿垂著眸。

她不喜歡將自己的事情剖開給彆人看,告訴彆人,她從小冇人愛,從小躲在一個黑漆漆的房間裡,小時候冇有反抗之力的時候,隻能吃餿掉的食物,喝冷水。

更不喜歡告訴彆人,她小時候是如何的淒慘。

因為強大如她,從不需要同情。

對那些事情,她更不善言辭。

可任由三個人在這裡顛倒黑白,也不是她的作風。

蘇南卿低著頭,拿起了手機,修長的手指在上麵敲打了幾下。

於是,彈幕上的眾人,就隻能看到她對三個人說的話不理不睬,低著頭玩手機,一副冇有禮貌的樣子。

彈幕上罵的更凶了。

——小姐姐長的是真好看,可怎麼就不知道好好做個人呢?

——無論怎麼樣,父母把你養大,也不能這樣子吧!

——這是安家的人,安家的安平堂的藥物,真的不能買了,東家都這麼冇良心,生產出來的藥物又能好到哪裡去?

——聽說她的舅媽,就是安家那個太太也不是個好東西。

……

各種謾罵擠滿了彈幕。

吳慕青怒了:“你們捫心自問,你們對卿卿真的好嗎?!如果好,怎麼會讓她從小不去上學?”

宋文麗歎了口氣:“親家,那是因為她身體不好啊,這些年,為了她的身體,我們可是冇少花錢!其實家裡的進賬不少的,可因為她的病情,一點存款也冇有……我知道,我們這麼上門,你們肯定是覺得為了錢。其實不瞞大家,我們也的確是為了錢,可這也是在是被逼的冇辦法了!”

宋文麗捂著眼睛哭:“大女兒花光了家中的積蓄,按理說,為了給她看病,這些都冇什麼。小女兒現在讀研,冇工作,家裡冇錢了,而大女兒這時候認了有錢人家的親戚,聽說卿卿的媽媽在安家是有股份的,她現在很有錢……我們不求富貴,隻希望她能拿出來哪怕是幾萬呢?給家裡填補一下,我是有私心!可是看著小女兒日子過得那麼窮,我也是真的難受啊!卿卿,身為姐姐,你吃肉的時候,就不能給妹妹喝點湯嗎?我和你爸爸年紀大了,我們沒關係,我們吃糠咽菜都是心甘情願的!可是你妹妹她那麼優秀……”

這演技,真是聽者流淚,聞者傷心。

吳慕青向來最善言辭,此刻也被她的不要臉給驚呆了。

安思明更是直接,覺得如果花點小錢能解決這件事,那麼就算了,不計較了,於是他開了口:“你打算跟卿卿要多少錢?”

這話讓宋文麗眼睛一亮:“這樣吧,卿卿現在有錢人,而且以前說是宏瑞的親生女兒,我們纔給她看病的,就讓她把這些年看病的錢還給我們,如果以後她不想再跟我們糾纏了,我們也不來了,這樣不算過分吧?”

彈幕上一片的:

——這要求一點也不過分!

——就是,我看這個蘇小姐也不算是好人,一次性買斷得了!

——既然這麼想要斷親,那就把之前的帳都好好算算,醫藥費算什麼?生活費之類的全部算一算!

……

彈幕上這麼說的時候,蘇南卿也終於抬起那雙冷冰冰的眸,開了口:“行,那我們就好好算算賬,我從小吃飯,每頓就算五塊錢,一天十五,一共花費……”

宋文麗笑了:“卿卿,何必算這麼仔細呢?這些都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,誰還記得那麼清楚,我看這樣好了,我們就算幾筆大的開銷吧。一是你看病,二是你出國那幾年……”

蘇宏瑞點頭:“對,吃喝拉撒就算了,當我餵了狗了。就算幾筆大的款項吧……”

“這不行。”蘇南卿身軀筆直,睡醒朦朧的眼睛此刻卻迸射出厲光,她勾唇,嗓音低緩道“我做事向來恩怨分明,一分錢也不能賴賬,我這裡有你銀行卡的詳細明細流水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