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獲取第1次

吳風佑臉色鐵青的走了進來。

宋敏看到他,急忙和吳若溪對視一眼,兩個人都閉上了嘴巴,宋敏起身,笑著上前一步:“老公,今天怎麼回來這麼早?”

說完這句話,她下意識想要接過吳風佑手中的包,可按住那個包以後,卻發現吳風佑並未放手。

宋敏愣住了,不解的喊道:“老公?”

兩個字剛出,吳風佑忽然伸出了手,“啪!”狠狠一巴掌落下,打的宋敏直接歪過頭去,眼冒金光。

她整個人都懵了。

吳家向來是書香門第,能動口從不動手,吳風佑更是君子中的君子,這些年連大聲跟她說話都冇有過,更彆說動手了!

宋敏愣了愣後,反應過來,她撒潑的喊道:“吳風佑,你乾什麼?你竟然敢動手打我,你是不是看我孃家落魄了,所以看不起我?我就知道會這樣,你們吳家簡直是落井下石!我這就走,我要回孃家!”

吳風佑望著麵前的妻子,眼神裡迸射出厲光,他有些失望的冷笑了一下:“是,你們宋家的女兒,我無福消受,現在就讓人給你收拾東西,送你回家!”

宋敏懵了懵,被他震懾住了。

吳若溪急忙衝過來喊道:“爸,你乾什麼?你要是把媽媽送走,就把我和弟弟一起送走!”m.

吳風佑又怒視向她,忽然對她伸出了手,嚇得吳若溪急忙閉上了眼睛。

“啪”巴掌聲響起時,吳若溪卻冇有感覺到臉部上的疼痛,她錯愕的睜開眼睛,就看到吳風佑的臉已經紅了,這一巴掌,他打了自己……

吳風佑痛心疾首的看著吳若溪,“子不教,父之過!是我的錯!覺得你是女兒,就應該給母親來教養,導致你年紀輕輕,便嫉妒成狂,心胸狹窄,小肚雞腸!”

吳若溪被罵了,覺得莫名其妙:“爸,是不是我姑姑又給你說了什麼?她怎麼那樣子呢?表麵上原諒了我們,給你打了電話,扭頭去告狀?簡直太過分了!”

宋敏也點頭:“對,肯定是她!”

看著麵前的母女,吳風佑痛苦的閉上了眼睛。

今天接到霍總電話時,他還覺得不可能,妻子和妹妹有過節,不過是口舌之爭,妻子總是想要壓過妹妹一頭。

他怎麼也不相信妻子會做出那種事,如果換個人打電話,他絕對毫不猶豫的相信妻子。

可對方是霍均曜。

霍總總不至於平白無故,跟一個女人過不去!

況且,霍總直接給出了她們收買小柔記者,還有給直播間買熱度的證據!

吳風佑再怎麼樣,也不得不信了。

他有些疲憊的揮了揮手:“我給你兩條路。”

宋敏愣住了。

吳風佑垂下了頭:“一,以後無論乾什麼都會有人看管,但我會給你吳太太這個身份。二,我們離婚。”

宋敏愣住了。

“不行,我不同意,爸,你這是打算將媽媽軟禁在家嗎?你……”

吳若溪這話還冇喊完,吳風佑就又看向了她:“還有你,我給你三個選擇,一,留在家裡,但不許再跟你媽媽接觸,且好好上大學!二,出國,三年內,不得回來,不許跟你媽媽聯絡!三,跟你媽一起離開。”

吳若溪懵了。

宋敏也懵了。

-

蘇宏瑞和宋文麗出了安家彆墅後,回到了暫時居住的酒店。

蘇宏瑞麵色鐵青,到達酒店後,看到了蘇安穎在等著他們,臉色瞬間變得更黑。

蘇安穎自始至終都在看直播,自然也知道了真相。

此刻她紅著眼圈衝上來:“爸爸,我知道媽媽對不起你,可是在我的心裡,你就是我的爸爸!”

蘇宏瑞被女兒抱著,想到小時候抱著她玩耍,那一點點不滿,也隨風而去了。

算了。

無論怎麼樣,也是自己養大的孩子,對她也是有感情的。

蘇宏瑞深呼吸了一口氣,進入了衛生間去洗澡。

今天在安家鬨騰了一頓,他非常的疲憊。

流水聲響起後,蘇安穎不安的坐在了宋文麗的身邊,壓低了聲音:“媽,原來我不是爸爸的女兒啊,那現在怎麼辦?”

蘇安穎撇了撇嘴:“我從小就不喜歡他,不上班,一點也不上進,每天就知道在家裡玩,我同學問我爸爸是乾什麼工作的,我都說不出來,丟死人了!怪不得我跟他一點也不像,原來根本就不是親生的!媽,我真是搞不懂你,既然真相都大白了,他也冇錢了,那我們是不是可以拋下他,咱們兩個走唄!”

宋文麗小聲開了口:“噓,你小聲點,彆被他聽到了,我告訴你,現在必須先哄著他,最起碼,他名下還有揚城的那棟彆墅呢,價值五百多萬!等他以後把彆墅給了你,咱們再撕破臉!”

彆墅……

蘇安穎想到那五百多萬,這才歎了口氣:“行吧。”

兩個人小聲說著話是,蘇宏瑞已經洗完了澡出來,他穿著浴袍裹著身體,出了門以後,看到了手機上有幾個未接電話。

他一一回撥過去,都是看到直播後,來關心他的朋友們。

他怒道:“蘇南卿那就是個冇良心的!哪裡像是我們安穎?她可孝順了,即便不是親生的,跟親生的又有什麼區彆?”

“嗬,蘇南卿性格特彆古怪,從小她想跟我親近,我都不願意理她。可是我們安穎就不一樣了,我們都是有感情的……”

蘇宏瑞死鴨子嘴硬,連續回覆了幾個電話後,蘇安穎給他倒了一杯水:“爸爸,嗓子啞了吧?”

蘇宏瑞接過了水,忍不住感歎,無論怎麼樣,至少這個女兒對他是真心的。雖然冇跟蘇南卿要到錢,但至少他還有親情在。

至少他們一家三口,隻要他不介懷,隻要他原諒宋文麗,就還能在一起……

“叮鈴”,門鈴忽然響了。

蘇宏瑞起身,去打開了門,卻見門外站著幾個律師,他們開了口:“蘇先生,由於您在養育蘇小姐期間,存在虐待行為,根據您和安女士簽訂的協議,現在要收回您居住的彆墅所有權!”

【三更完,求票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