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樓下打鬥的聲音越來越近了。

這說明king帶著人慢慢衝了上來。

因為這一個變故,劉婉也冇被帶走,隻是在房間裡,被小虎綁住了手腳,扔在了旁邊的角落裡。

小虎忠心耿耿的守在門口處。

眼看著那群人就要上來,葉真真忽然開了口:“小虎,你先走。”

小虎一愣:“少爺,

我不能走!”

葉真真眯起了眼睛:“那個帶著麵具的,是我父親,他不會怎麼我的,但他是個變態,最討厭的是彆人忤逆他,他肯定不會放過你,所以你先走。”

小虎聽到這話,

又往外看了看,姿態卻堅決:“我不走,

少爺,就算他會殺了我,我也不能離開你,讓你孤立無援!”

他繼續守在門口處,看著外麵。

“當年您救了我一命,我這條命就是您的,即便是在今天還給您也無妨。”

蘇南卿聽到這話,詫異的看了葉真真一眼。

她本來以為這裡的人聽他的話,是因為葉真真給了他們錢,可現在看來並不是如此,原來葉真真竟然也有自己獨特的人格魅力?

她正在思索的時候,葉真真忽然看向了她:“蘇南卿,

我奉勸你現在抱起葉小邪離開這裡,

否則伱落到他的手裡,

隻會比你媽當年更慘!”

葉真真皺起了眉頭,眼神裡露出了狠辣的神色:“你真是愚蠢,

愚不可及!竟然會選擇和這樣的聯手……你根本不瞭解他的殘忍,就算是親生的孩子,他都能夠扔進去做實驗,隻因為成功後,基因和他最接近,方便他完成長生不老的基因改造……這樣的人,就是一個惡魔!你到底和他達成了什麼交易?”

蘇南卿抿緊了嘴唇,半響後纔開了口:“原來你拿走v16,不再聽他的命令,就是因為這個?”

老king用自己的子女做實驗,葉真真現在是唯一一個或許可能成功的人。

可葉真真不想被他牽著鼻子走,於是和帝盟作對,帶著v16跑到這種荒郊野嶺的地方來……

葉真真冷笑了一句:“當然,就他那樣冷血的東西,憑什麼長命百歲?嗬嗬,我就算死,我也不會讓他取走我的基因去做研究!”

蘇南卿:“……”

她忽然挑眉,開了口:“那v16在哪兒?不如你現在把v16交給我,我帶著v16和小邪走,

這樣他就永遠都得不到你的基因了不是嗎?否則的話,你落到他的手裡,

他早晚能夠取的你的基因!”

這話一出,

葉真真聲音瞬間拔高:“嗬,你這是在激我?v16是我現在唯一活下去的資本,我怎麼可能會愚蠢的把它交給你!”

“我的命,從來都掌握在自己的手裡,我不會再允許任何人擺佈!”

說完這話,葉真真再次靠近了門口處。

下一刻,房門被從外麵一腳踢開,旋即霍均曜帶頭,領著幾個人衝了進來。

小虎剛想要反抗,就直接被人製住了。

而葉真真則盯著king看著,看了一會兒,他忽然皺起了眉頭:“你,你不是老頭,你是誰?老頭呢?”

上次見到king的時候,顧塵修和king距離較遠,所以冇有看清楚king的樣子,而且霍均曜上次包裹的比較嚴實,可是這一次,兩個人距離太近了。

近到葉真真一眼就看到了對方的手。

那是一雙年輕人的手。

根本不是十年前他看到的那皺巴巴的手背了。

他瞪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的盯著麵前的king,再次詢問:“你是誰?”

“我是king。”

霍均曜沉穩的回答。

葉真真在聽到這個答案後愣住了,他呆呆的開了口:“那老頭呢?”

霍均曜頓了下,忽然摘下了麵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