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均曜伸出手,摸向了他的頭,可就在他的手即將碰到葉小邪的頭時,葉小邪卻忽然閃開了。

霍均曜的手摸了個空。

葉小邪就低低的說道:“葉爸爸說了,我的頭不是誰想摸就能摸的。”

他的眼圈有些紅。

霍均曜蹲下了身體,與他平時,他板正兒子小小的身板,開了口:“小邪,不是你的錯。”

“是我的錯,葉爸爸是為了救我才受傷的!”

“那不是你葉爸爸,那是顧塵修。”霍均曜不知道該怎麼給兒子解釋,“葉真真是壞人,他一直都在利用你,救你的人,是顧叔叔。”

“我不管,他們是一個人!”葉小邪固執的搖頭,“我知道爸爸有人格分裂症,無論他是哪個人格對我好,他們都是一個人,我不希望他死!”

不希望他死。

霍均曜也不希望顧塵修有事,否則,他就欠了他一個大大的人情!

葉小邪會記他一輩子!

他之前做的所有錯事,都會伴隨著死亡煙消雲散。

蘇南卿也會愧疚一輩子。

顧塵修似乎為了她,付出了太多!

而他,也不希望他死!

霍均曜眼神沉下來,他定定看著葉小邪:“放心,他不會死!你要相信你媽媽的醫術!”

這話似乎給了葉小邪力量。

葉小邪終於放鬆了下來。

又是兩個小時過去。

霍均曜冇有說讓葉小邪去睡覺之類的話,哪怕此刻已經是淩晨三點。

淩晨六點。

天微微亮。

蘇南卿終於從手術室裡走出來。

她滿臉疲憊,可在她出來的那一刻,葉小邪就驀地站了起來。

小小的人瞪著一雙彷徨的眸子看著她,想問什麼,卻又不敢問。

“死不了。”

蘇南卿回覆了三個字,直接讓葉小邪的心定了下來。

旋即,有護士推著頭上包紮著紗布的顧塵修從實驗室裡出來,要推去病房繼續觀察。

葉小邪亦步亦趨,跟在護士身手一起過去,進入了病房中。

霍均曜走到了蘇南卿麵前,兩個人跟著一起去病房。

顧塵修的傷勢很嚴重,畢竟是那麼大的石頭砸下來……他現在雖然脫離了生命危險,可還是住進了重症監護室。

葉小邪則扒在重症監護室的玻璃門外,往裡麵看著。

蘇南卿走過去,摸了摸他的頭:“回去睡覺。”

“可是葉爸爸……”

“我在這裡守著,相信我,他不會死。”

葉小邪定定看著蘇南卿很久,這才點了點頭:“好吧。”

他被周朗和景行帶走,去附近的酒店裡休息。

霍均曜和蘇南卿則守在外麵。

兩個人一時間誰也冇有說話,主要是這種時候,不知道該說些什麼,贏了葉真真,拿到v16的喜悅一絲也冇有。

半夜,重症監護室中的儀器忽然叫了起來。

蘇南卿驀地站起來,毫不猶豫的衝了進去。

片刻後,她忽然踉蹌著腳步走了出來……

“怎麼了?”霍均曜看到她的樣子,心中一驚。

難道顧塵修要死了?

這個念頭一出,就聽到蘇南卿開了口:“他的時間到了。”

“什麼時間?”

“注射v16的時間,如果現在不注射,他會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