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青城雲的第一屍雖被封印,但修為達到他這樣的境界,兩屍之間必有能夠跨越空間的微妙聯絡。

一體三生,一念動而三屍動。

張若塵和修辰天神皆相信,青城雲的第二屍有控製第一屍自爆神源的能力。

慈航仙子顯然知曉張若塵處境為難,青城雲隱藏太深,隻是一屍就已經穩壓號稱天堂界第三號人物的玉洞玄。

三屍一起,戰力得多麼強大?

假以時日,他或許就是第二個商天。

放走青城雲一屍,無疑是放虎歸山,後患無窮。

慈航仙子開口說了什麼,但青城雲封禁了空間,她的聲音,張若塵根本聽不見。 青城雲見張若塵沉默不語,便知有戲,道:“克律薩隕落,連泰來天都敗北認輸,以若塵大長老如今的修為,不滅無量之下誰是對手?以若塵大長老的修行速

度,假以時日,就能達至不滅無量。”

“我青城雲修煉天資和潛力,不及大長老萬一,今後哪還敢與大長老為敵?見之,必然退避。”

他臉上充滿真誠意味。 張若塵輕輕搖頭,道:“難怪你能隱藏這麼多年,無人知曉你的真實實力。你青城雲的確算得上是一號人物,既有老辣狠絕的手腕,又能在逆境時收斂鋒芒,

為達目的,能屈能伸。”

“大長老謬讚了!”青城雲道。

張若塵道:“可惜你的對手更強,你生在這個時代,註定將是一個悲哀。換做彆的時代,倒大有作為。” 青城雲雙目一眯,道:“古今多少聖賢都降臨,這的確是一個令人絕望,又讓人充滿挑戰樂趣,更為之興奮的大時代。但,大長老認為自己的才智神通,在這

個時代,可以讓所有人暗淡失色?”

張若塵突然反問,道:“你知道你今天有一個致命的失誤嗎?” 青城雲立即警惕起來,細細反思,道:“大長老修煉的是一品神道,身具真理之心,這種變化之術,不滅無量之下誰人能識破?就算這是我的失誤,卻也還冇

達到致命的地步吧?至少現在,大長老還不敢輕舉妄動。” 張若塵搖頭,道:“我為何能夠接連避開你和泰來天的絕殺手段?那是因為,我一直保持著高度的警惕之心,哪怕在最迫切的時候,也不敢放過任何一個細節

“你的致命失誤,乃是你想要殺我的心太過強烈,將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我身上,卻冇有察覺自己早就被他人盯上了!”

青城雲警覺性很強,心中危機感大增,敢肯定張若塵不是危言聳聽。

張若塵道:“胭脂神王死後,斯陀含黃金杵落入了克律薩手中。但,克律薩死後,隻見無垢拂塵,為何不見斯陀含黃金杵?”

“毗那夜迦始祖,該現身了吧?”

所有人為之震驚。

寂靜了片刻。 悠長而浩渺的聲音,在星空中響起,似無處不在,道:“張若塵,貧僧早就聽過你的名字,本以為隻是一個傑出的後輩。如今看來,是遠遠低估了你?你怎麼

知道是貧僧,而不是他人?”

青城雲隻感覺危機無處不在,避無可避,哪怕撐起了神境世界護體,依舊覺得自己下一刻就要隕落。

他很想逃,但斬去了這道念頭。

一旦選擇逃,破綻必然更多,隻會死得更快。 張若塵道:“能夠瞞過我的感知,神不知鬼不覺的取走斯陀含黃金杵,神魂至少也是不滅無量的層次,手段必然超乎我的想象。這樣的人物,本就屈指可數。

“冇有立即出手,而是選擇藏身於暗,更說明你的身份特殊。”

“再者,在斯陀含黃金杵和無垢拂塵之間,會選擇前者的,多半是佛門中人。你的身份,自然呼之慾出。”

星空中那道聲音響起:“在強敵環視,生死繫於一念之間的情況下,你還能洞察於微,貧僧佩服。那你怎知,貧僧先殺的是青城雲,而不是你呢?”

張若塵道:“我猜,慈航仙子對你更重要一些吧!”

笑聲響起。

下一刻,星空中,浮現出無數金色梵文。

“轟!”

斯陀含黃金杵憑空出現在青城雲頭頂。

隻不過,它此刻高如擎天之柱,似撐起了整個宇宙,所有星辰都變成陪襯。

青城雲在第一時間,打出大道天荒印。

“震魂!”星空中的聲音響起。

斯陀含黃金杵震顫了一下,虛空隨之出現一道道空間波紋。

一股可怕的神魂攻擊力量,隨空間波紋,穿透大道天荒印和神境世界,率先落在青城雲身上。

青城雲的神魂頃刻間崩散,身體如遭雷擊。

“噗嗤!”

下一瞬,大如擎天之柱的斯陀含黃金杵消失不見,原來竟是已經插入青城雲頭顱。

青城雲的身體,從頭顱開始,逐漸金化,繼而龜裂開,化為碎片。 一尊人身象首的高大身影,出現在了金色碎片中心,身穿大紅袈裟,伸手將斯陀含黃金杵握到手中,另一隻手收走神源,繼而,開始收取青城雲掌握的奧義

煉化他的殘餘神魂和精神意誌。

或許是毗那夜迦太過高明,又或許是斯陀含黃金杵的特殊妙用,隻是一擊,就破了青城雲的道,擊穿他的神海。

在斯陀含黃金杵出現的瞬間,張若塵便施展空間挪移,與修辰天神會合。

第一時間,將青城雲的第一屍,收入地鼎。

緊接著,與斯陀含黃金杵爆發出來的震魂力量爭時間,以最快的速度,衝向姹界。哪怕他們和斯陀含黃金杵相隔數億裡,依舊感覺到不安全。

剛剛進入姹界,張若塵就洞悉了戰況,青城雲的第二屍連第一個回合都冇有撐住,就被擊殺。

“好可怕的震魂力量,好驚人的速度。”張若塵驚歎道。

“趕緊逃吧,回姹界做什麼?好吧,帶上蚩刑天和魚蒼生,現在就逃,還有機會!”

修辰天神被嚇住了,臉色很蒼白,大自在無量巔峰一擊就被破道和殺死,這是不滅無量初期的修為?顯然……不止。 阿芙雅站在幽冥邪教的總壇,寶蓋神山之巔,隔空與他們對話,道:“逃不掉的!他剛纔施展的,乃是迦葉始祖五眼六神通中的神足通。青城雲的速度,可打

破光速規則,尚且一擊而亡。你們怎麼逃?”

蚩刑天和魚蒼生站在阿芙雅的身後,皆如同霜打的茄子,被剛纔斯陀含黃金杵爆發出來的力量嚇得不輕。

他們很想立即逃走,但看阿芙雅這麼鎮定,頓時覺得她或許有應對的辦法。

“看吧,慕容泰來尚且逃不掉。”阿芙雅道。

張若塵向星空中望去。

慕容泰來與張若塵一樣,在斯陀含黃金杵出現的瞬間,就立即逃遁。

不同的是,張若塵是趕向姹界,慕容泰來是逃向深空。

而此刻,已經逃出去很遠的慕容泰來,瞬間就被毗那夜迦的神足通追上。

張若塵自認,憑藉空間和時間的造詣,有把握追上慕容泰來。但,慕容泰來可不是泛泛之輩,逃出一定距離後,必然收斂氣息,隱藏於無形。

哪怕張若塵的感知能力不輸不滅無量,卻也冇有把握,相隔那麼遠的距離,將慕容泰來找出來。

但,毗那夜迦做到了!

“這就是迦葉佛祖五眼六神通中的最強之眼,無邊佛眼?”

張若塵暗暗慶幸自己做出了準確判斷,若他和慕容泰來一樣,都向深空逃遁,可以肯定,毗那夜迦會選擇先殺他。

慕容泰來的價值,無外乎是身上的奧義。

張若塵的價值,卻比慕容泰來大得多。

可以說,正是因為張若塵選擇逃向姹界,才導致了慕容泰來的厄運,否則他極有可能逃出生天。

陣法打開,張若塵和修辰天神進入寶蓋神山。

此刻,幽冥邪教的陣法全部開啟,寶蓋神山湮滅在陣法光雲之中。 張若塵來到神山之巔,隻見,幽冥教主被鎮壓在邪皇地宮下方,神軀血肉模糊,顯然傷得極重。他之所以還活著,乃是因為,阿芙雅還要利用他,號令幽冥

邪教的修士,一起催動陣法。 阿芙雅身姿高挑,雪頸頎長,望著天外的戰鬥,道:“毗那夜迦也隻是殘魂歸來而已,冇你們想象中那麼可怕。青城雲之所以一擊而亡,乃是因為,他的神魂

差了毗那夜迦太遠,遭受震魂之力後,便無法反抗了!”

“隻要擋住了第一波的震魂之力,我們聯手,這一戰就有得打。”

張若塵觀望星空中的戰鬥,道:“我們還可以聯手嗎?” 阿芙雅那雙鳳目,萬種風情的盯向張若塵,道:“不知大長老心中的不滿,是源自何處?是我與青城雲、克律薩合作?還是先前冇有出手攔截青城雲和慕容泰

來?”

張若塵移目向她盯去,道:“揣著明白裝糊塗,這可不是始女王該有的作風。”

“所謂的始女王,也隻是一個弱女子而已。”阿芙雅道。 修辰天神見慕容泰來已被毗那夜迦鎮壓,心急如焚,道:“你們兩個能不能先彆磨磨唧唧,有什麼矛盾恩怨,可以今後再談。能不能先商量應對之策?什麼他

冇有想象中可怕,本神就覺得這禿頭象殺氣沖天,根本不是什麼佛修,今天要將我們都殺儘,纔會罷休。” 蚩刑天和修辰天神一樣,雖然對阿芙雅極為不滿,但也不希望張若塵和阿芙雅這個時候鬨掰,道:“修辰說得冇錯,都是自己人,有點誤會,日後再慢慢解釋嘛。張若塵,做為男人大度一點,我都不在乎……我的天,毗那夜迦向姹界來了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