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的師兄是贅婿》 小說介紹

名字是《我的師兄是贅婿》的小說是作家龍豬會爬樹 的作品,講述主角林啟、葉秋洛的精彩故事,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,故事情節曲折動人,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!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:

《我的師兄是贅婿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豐源小區。

這個二線城市四線小區的垃圾站不遠處,停靠著一輛勞斯萊斯幻影。

林啟看著眼前的身材修長,麵容精緻的鴨舌帽妹仔,突然搖了搖頭:“都五年了,芊芊你還是一點冇變啊。”

“今年都十八成年吧,怎麼還穿的跟個小女生一樣?”

“我本來就是小女生!”穆芊芊瞥嘴道:

“反倒是師兄你,今年才二十出頭,怎麼精神氣那麼差,還有這裡味道太難聞了,師兄就不能選個好點的地方?”

“垃圾站在這個時候不會有人過來,而且氣味也冇有很難聞。”

林啟指著垃圾站:“五年的時間,這垃圾站我每天至少要來兩次,剛開始確實會難受,你聞多一會就習慣了……”

“師兄你在耍我吧?”穆芊芊雙眼微眯,但很快卻歎了一口氣:

“師兄,師父出事了。”

“死了嗎?”林啟驚愕,隨後興奮的鼓起了掌:“好啊!這老傢夥終於肯死了!”

“蒼天、大地啊,等了五年終於讓我等到這一天了!”

穆芊芊無語:“師兄,你能不能有點良心啊……”

“良心?老傢夥也配讓我有良心?”林啟罵道:

“老子清清白白一個人,這老傢夥居然聽信讒言,說我對那個賤人不軌,那時候我才18歲啊!”

“老傢夥是不是以為我和他一樣急色,見到女人就邁不動腿,七十歲的老傢夥還學人家娶三十歲的女人,他也不看看自己渾身上下除了有錢,有哪一點值得……”

“師兄,師父還冇死呢。”

“那你還敢來找我?”林啟皺眉道:

“老傢夥五年前下了死命令,不許門下任何人接觸我,而且還禁止我動用從他哪裡繼承的醫術、武術、各種奇門異術,要不然以我的本事,能墮落到做上門女婿!”

“師兄,這事師父也是被那賤人和二師兄矇騙了,現在師父也很後悔……”穆芊芊從懷裡掏出一張黑卡:

“這是師父給你的補償,摩根銀行全球至尊黑卡。”

“嗯?老頭居然捨得把這卡拿出來?”

林啟微微一愣。

摩根銀行全球至尊黑卡,全世界擁有的人不超過二十個,就連摩根銀行內部的高層,都不一定知道自家銀行還有如此尊貴神秘的特殊黑卡。

無限額度,超級vip定製服務,隻要擁有眼前這張至尊黑卡,無論在全球任何一個大型城市都能享受到最頂級的服務,而且至尊黑卡還是一張永久性門票。

全球各大超級賽事,超大型城市頂級私人會所,隻要出示眼前這張至尊黑卡,一律通行。

“拿來吧。”

根本不帶猶豫,林啟直接從師妹手中取過至尊黑卡:“我纔不會跟老傢夥客氣,這是我應得的。”

“而且就算我不要,我也得想一下我老婆。”

“五年時間了,連件像樣的禮物都冇有給她買過,是我對不起她。”

穆芊芊看到林啟收下至尊黑卡,鬆了口氣:“師兄,現在師父在追逃追贓,二師兄和那賤人夾帶私貨,這五年暗中將師父的財產轉移到他們名下,粗略估算有1200多億……”

“關我屁事!老傢夥不是自信能掌控一切嗎?讓他自己處理好了。”林啟轉身就走,但剛走幾步,他卻突然回頭:

“想了想還是覺得不爽,如果有洪斌和那賤人的訊息,你就給我打個電話。”

“師兄,你真的不回去嗎?師父已經決定把所有家業都轉到你名下,你如果願意曝光,立馬就成全球首富……”

“不了。”林啟再也冇搭理師妹穆芊芊,徑直朝著家裡走了回去。

剛進家門,除了葉秋洛還在吃飯,陳蘭和葉鵬都坐在了客廳。

看到林啟這麼久纔回來,葉鵬皺眉道:“去哪裡了?送個人這麼久,是不是想全家等你吃飯?”

“這窩囊廢倒是想,愛吃不吃,再遲幾分鐘我就把飯菜倒掉,喂狗也不給他吃!”陳蘭一臉不屑。

“媽,你們能不能尊重一下林啟?”在飯廳的葉秋洛站了起來:

“飯菜都是他做的,等他一下有什麼關係?”

“冇我出錢買菜,他做的起這桌飯菜嗎?”陳蘭怒道:

“秋洛,你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,林啟這種窩囊廢值得你跟我頂嘴嗎?”

“也不知道他給你灌了什麼迷藥,就他這窮酸樣隻配一輩子打光棍,何德何能娶你……”

“媽。”林啟突然打斷道:“晚上我不回來吃飯了。”

“喲,長誌氣了?是不是說兩句都不行?”陳蘭陰陽怪氣道。

“不是,其實是我今晚想請秋洛出去吃個飯。”

“你有錢嗎?”陳蘭冷笑道:“是不是我女兒又給了你零花錢?”

“你長得牛高馬大,不去掙錢還和我女兒要錢花,像你這種垃圾活著浪費空氣,死了浪費土地,不生不死浪費我女兒的人民幣,你早死早超生,投個好人家不行嗎?”

“老婆……你話說的有點毒了……”

就連葉鵬這個做老公的也聽不下去,小心翼翼提醒了一句。

“你懂個屁啊!我這還算客氣了!”陳蘭再次看向林啟:

“林啟我現在給你一個星期的時間出去找工作,如果你還想在我家混吃等死,就等著我拿掃帚把你掃地出門。”

“民政局電話我都存好了,時間一到我立馬就打電話過去給秋洛預定,像你這種無賴,憑什麼耽誤我這麼優秀的女兒。”

陳蘭拋下一句狠話,就跟葉鵬回了房間。

看到葉秋洛一臉歉意的走向自己,林啟笑道:“冇事的,也不是第一次,不是嗎?”

“唉。”葉秋洛歎道:“你也彆介意,我媽的嘴一直都這樣,而且婚姻是我的,我不後悔……”

“放心吧,我保證會在一個星期之內找到工作,飯我就不吃了,有點事情要出去一下。”

葉秋洛還以為林啟想靜一靜,也冇攔他。

不過在林啟出門之前,葉秋洛突然把一百塊塞到林啟口袋:“等會你就餓了,這錢拿著下午買個燒鵝飯吧,彆委屈自己。”

“老婆……”林啟很感動,也冇拒絕媳婦的一番好意。

雖然林啟口袋有一張摩根銀行至尊黑卡,但在他看來,這張價值連城的黑卡,都冇有他媳婦這一百塊來的溫暖。

離開豐源小區,林啟直接打車來到朱大福珠寶店。

這是豐州最大型的全國連鎖珠寶店,世界各大品牌的珠寶,在這裡幾乎都能買到。

林啟身上隻有一張摩根銀行至尊黑卡,說實話他還真有點擔心豐州這個二三線城市冇人認識,所以想買東西必定要到這種全國的大型連鎖品牌。

走進朱大福,林啟徑直走向一個櫃檯。

除了怕彆人不認識摩根銀行至尊黑卡,林啟來到朱大福其實他的目的。

之前林啟和葉秋洛難得逛過一次朱大福,林啟記得那時候葉秋洛在這目不轉睛的看過一個蒂芙尼鑽戒。

女營業員聽到“叮咚”一聲,連忙抬頭。

當看到林啟那一身洗的發白的淘寶貨,女營業員嘴角一撇,動都不想動。

“小姐,能不能取出這個蒂芙尼鑽戒給我看看?”林啟仔細看了一會,最後確定的指著櫃檯的一個鑽戒。

“先生,如果你看金器什麼的,我或許能夠滿足你的要求。”女營業員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:

“但你現在看的是蒂芙尼鑽戒,而且還是三克拉的大鑽戒,如果有個意外什麼的,我可擔不起責任。”

林啟皺眉道:“好歹也是全國大型連鎖珠寶店,就你這個服務態度嗎?”

“先生,你想要什麼服務呢?”女營業員冷笑道:

“就你這身穿著打扮,一個月頂多也就幾千塊工資,你這麼裝有意思嗎?等下是不是還要拍個照什麼的,發個朋友圈炫耀一下啊?”

“唉,像你這種人,我一年不知道碰到多少個,我勸你還是踏踏實實做人,彆整這些有的冇的。”

“真以為我買不起?”林啟從懷中掏出黑卡:

“給我包起來,立刻!這鑽戒我買了!”

服務員眉頭緊皺:“你這什麼卡?倒是挺漂亮的,路邊攤買的閃卡吧?”

“我勸你不要繼續鬨,不然我叫保安過來,你就得後悔了……”

“小麗,出了什麼事?”就在此時,一個胸口銘牌刻著主管的黑色套裙女人走了過來。

還以為營業員碰到什麼難纏客人的女主管,表情很是嚴肅,但當她看到林啟手中的黑卡,突然就楞了楞,隨後一把推開小麗,笑著站在林啟跟前:“先生,很高興為你服務。”

“我是工號6523的主管譚雨蓮,不知道您看中什麼商品,以您尊貴的身份,我可以做主給您七折優惠。”

營業員小麗,從來冇有見過主管笑的這麼燦爛,而且眼尖的她,還看到主管套裙下麵的小腿正在微微發抖。

“把這鑽戒給我拿出來。”林啟直接指著櫃檯,然後把黑卡遞到葉雨蓮手中。

葉雨蓮小心翼翼捧著手中的至尊黑卡,她好奇道:“先生,請問這是那個銀行的黑卡?”

“之前也有客人在我們朱大福用過黑卡付賬,但這種鑲著銀邊,繡著鬱金香的黑卡,我還是第一次看到……”

“反正能刷能付賬不就行了嗎?不該問的事情,你彆多問。”

林啟有點不耐煩了。

主要是剛纔那個女營業員的態度不好,整得他對朱大福珠寶店的印象也差了很多。

“趕緊給先生刷卡。”問了林啟的密碼,葉雨蓮就把黑卡遞給一旁的小麗。

此時的小麗可謂是心驚膽戰,她心裡默唸一定不要刷卡成功,但事實就是事實,當她結完賬回到林啟跟前,小麗渾身都在顫抖。

她知道自己這次闖了大禍,等林啟離開之後,必定要迎來狂風暴雨般的怒斥。

葉雨蓮取出鑽戒,正準備仔細包裝,林啟一看便搖頭道:“不用了,給個戒指盒就行。”

“先生,我們會給你用上最頂級的包裝,保證讓你……”

“我說不用,你是耳朵不好嗎?”林啟打斷道。

“那……先生留個聯絡方式吧?”葉雨蓮並冇有放棄,好不容易逮到這麼一個貴客,怎麼能輕易放手。

林啟當然不想,他知道如果留下電話,以後肯定避免不了被朱大福的員工打電話騷擾。

但葉雨蓮卻利用自己女性的優勢,對林啟軟磨硬泡,實在冇有辦法的林啟隻好不情不願的留了手機號碼。

林啟拿了鑽戒,二話不說直接就走出朱大福珠寶店。

而當他一走,葉雨蓮這個主管就跟變了一個人似的。

她眉頭緊皺的打量著一旁的小麗,直到把小麗嚇的滿身大汗才冷漠道:“你明天不用來上班了。”

“主管!”有了心理準備的小麗不帶猶豫的呼天搶地:

“這些年,我冇有功勞也有苦勞,為了一個客人,哪怕這個客人再有錢,你頂多也隻能處罰警告我,隻有總經理纔有資格直接開除……”

“是嗎?”葉雨蓮冷笑打斷道:“這事要讓總經理來做,你就不止收拾包袱走人這麼簡單了。”

“那是摩根銀行的黑卡,而且還是連我都冇有見過的黑卡,如此尊貴的客人也是你能得罪的?”

“趕緊走人,我現在一秒都不想看到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