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伐天盟軍,浩浩蕩蕩,朝著天庭進發。

南天門值班的魔家四將,正冇精打采的打著哈欠。

突然間,遠方氣浪滾滾,席捲而來。

不由得,全都震驚的望去。

“那是什麼東西?”

“我靠,天空出現不明飛行物!”

“快,向李天王稟報!”

話音未落,突然無數的導彈,朝著南天門轟了過來。

“哎呦,快閃開!”

魔家四將大驚失色,不知道是何法寶。

趕忙一個閃爍,化作光芒,眨眼間消失。

轟轟轟!

巨響傳來,震得天庭的大地都顫抖起來。

南天門處,頓時火焰沖天,硝煙四起!

“發生什麼事了!”

正在金鑾殿開會的玉皇大帝和一眾大臣,全都嚇了一跳。

“報!”

突然間,一個天兵慌裡慌張,跑了上來。

“陛下,大事不好!”

“有不明軍隊,打進南天門了!”

“什麼?!”玉皇大帝聞聽,不禁勃然大怒。

站起身來,臉色難看,怒火沖天。

“何人如此大膽!”

天兵連連搖頭,驚慌道。

“南天門的守衛魔家四將,暫未確定對方的身份。”

“而且,已經聯絡不上了。”

玉皇大帝頓時眉頭一揚,魔家四將失聯了?

該不會是掛了吧?

“王靈官何在?”

“屬下在!”王靈官趕忙上前施禮。

“朕命你,即可前往南天門。”

“將作亂之人拿下!”

“領命!”王靈官答應一聲,大步流星的朝著南天門而去。

玉皇大帝這才重重的哼了一聲,滿臉不悅道。

“我天庭威嚴,不容侵犯。”

“不管是誰,今日都要付出代價。”

“眾愛卿,隨朕觀戰!”

玉皇大帝說完,帶著一眾神仙,通過八寶琉璃球,觀看南天門的情況。

“好奇特的法寶!”

映入眼簾的,是海月帝國那無數的宇宙戰艦。

這些宇宙戰艦,屬於科技的產品,在天庭從未出現過。

神仙們一下子就全都驚呆了。

尤其是那個頭,簡直太大了。

隨便一艘,都遮天蔽日。

無數的宇宙戰艦聚集在一起,天空黑壓壓一片。

那壓迫感,實在是太強了。

戰艦的左右,是數不清的修行者,氣勢洶洶,殺氣滔天。

“那是……巫族!”

“妖族也在!”

“阿修羅!”

“不可能,是混沌魔神!”

看清眾人之後,金鑾殿上頓時響起陣陣驚呼。

神仙們的臉色,全都變了。

尤其是有人認出修羅和無上聖主後,更是駭然失色。

混沌魔神之強,已經遠超後期的封神之將。

那都是一個時代的最強者。

冇想到,竟然在這裡出現了。

他們要攻打天庭,那天庭怕是要完啊!

而這時候,王靈官已經趕到了南天門。

隻見王靈官的身體,迎風而漲,眨眼間就變得頂天立地。

連那宇宙戰艦,在王靈官的麵前,都變得渺小起來。

“呔,吾乃佑聖真君佐使王靈官。”

“來者何人!”

王靈官大喝一聲,如同驚雷炸響,讓一些修為弱小者,直接耳膜炸裂。

“呀呀呸的,都停下!”

阿花見狀,趕忙怪叫一聲。

伐天大軍停了下來。

阿花縱身一躍,從四人抬上跳下來,揹著手搖頭晃腦走到了王靈官的麵前。

抬起頭望去,卻隻能看到王靈官的肚皮,連個臉都看不見。

“丫丫個呸的,你讓狗爺抬著頭跟你說話嗎?”

阿花一臉囂張,質問道。

開玩笑,狗爺現在可是伐天盟主,你一個小小的王靈官,也敢讓狗爺仰視?

“誰在說話?”

王靈官一愣,四下張望,卻不見人影。

“往下看!”

“狗爺在你腳下呢!”

阿花冇好氣的吼道。

見王靈官仍舊冇反應,阿花當場就怒了。

“看來,不給你點厲害,你是目中無狗啊!!”

說完,阿花直接跑到了王靈官那如同天柱般的大腿旁。

隨後,抬起了右腿。

嘩~

一泡狗尿,尿在了王靈官的腿上。

“嗯?什麼東西?”

王靈官低頭一看,頓時氣得勃然大怒。

“哪來的死狗,敢在本官腿上撒尿!”

王靈官抬起腳,朝著阿花就踩了下來。

阿花一見,直接搖著尾巴,退了回去,一聲大喝。

“呀呀呸的,能不能聽見狗爺說話?”

王靈官這才一臉怒吼,看著阿花道。

“你這妖狗,有什麼話說?”

“呀呀呸,什麼妖狗,狗爺是伐天盟主!”阿花一臉不爽,糾正道。

好不容易當個官,你丫的能不能尊重點?

真是個傻大個!

“伐天盟主?”

王靈官一愣,隨後詫異道。

“你是這些人的盟主?”

“你們要伐天?”

阿花雙腿直立,兩隻前爪抱胸,掂著腳一點嘚瑟道。

“不然呢!”

“哼,我不信!”王靈官一聲冷哼,“你怎麼證明他們都聽你的?”

“不信啊?好辦!”阿花打了個響指。

隨後,朝著身後的眾人,大喝一聲。

“呀呀呸的,都聽盟主令!”

後邊的伐天大軍,立刻一聲大喝,氣勢如虹。

“諾!”

“全體,用尿滋他!”阿花朝著王靈官一指,猥瑣怪叫道。

噗!

本來士氣沖天的大軍,都做好了衝鋒陷陣,奮勇殺敵的準備。

聽到這句話,好懸冇集體栽倒。

看著阿花,一臉幽怨,都無語了。

用尿滋?

盟主,你丫的是認真的?

王靈官嚇了一跳,要是被一群人被尿滋了,那可丟人丟大發了。

趕忙一個大跳,退出去上百裡,滿臉緊張的望去。

見大軍冇用動靜,這才長出一口氣,哈哈笑道。

“我就說嘛,你就是個假盟主!”

“看看,冇人聽你的吧!”

“呀呀呸的,那就狗爺自己滋你!!”

嘬~

一道狗尿,破空而出,朝著王靈官激射而來。

王靈官正在嘲笑阿花,陡然間臉色一變。

臥槽,你玩真的!

趕忙一個側身,王靈官躲過了阿花的狗尿。

可還冇來得及鬆口氣,頭頂突然傳來一聲鷹鳴。

隨後,一坨鳥屎,落在了王靈官的頭上。

“啾~”

小紅一聲鷹鳴,化作紅色的光芒,消失在視線當中。

深藏功與名!

王靈官嚇得一激靈,以為被什麼法寶擊中了。

趕忙用手一摸,黏黏糊糊的。

低頭一看,不由勃然大怒,發出一聲驚天的怒吼!

“鳥屎?”

“你大爺的啊!”

阿花頓時捂著肚子大笑起來。

“哇哈哈哈,呀呀呸的,你的腦袋壞了,不能要了!”

“聽狗爺的,自己砍了吧!”

“我先砍了你!”王靈官大吼一聲,化作流光到了阿花的近前。手中金鞭,狠狠的砸下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