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見得葉無缺如此發問,王根生頓時一愣。

他本能的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!

在他眼中,眼前的這位存在就是傳說之中偉大的神燈使者,應該對祈願神燈瞭如指掌,怎麼又會詢問他有關祈願神燈?

不過旋即,王根生心中就是猛地一顫!

是了!

偉大的神燈使者這是為了考驗和檢驗我啊!!

一番自我腦補之下,王根生立刻明白了眼前神燈大人用意,趕忙顫抖的開口。

“回神使大人的話!”

“我受主脈指派,前來清江域建立分支日月光陰宗,相當於做戲,但做戲就要做全套,否則的話,清江域內收取的那些弟子,又怎麼會有歸屬感和榮耀感?”

“所以,按照主脈的吩咐,帶來一些日月光陰宗的燦爛曆史和古老榮耀事蹟。”

“而其中,就提及到了‘祈願神燈’的存在!”

“日月光陰宗主脈,源遠流長,在無垠噩土上都算得上強大,傳承久遠,而在日月光陰宗最為鼎盛的那段歲月之中,宗內天驕如龍,橫壓諸多大域,巔峰高手也是燦爛無比!”

“而當時日月光陰宗最大的底牌,就是兩件無敵的至寶!”

“其中之一,便是‘祈願神燈’!”

“傳說之中,祈願神燈來曆神秘而非凡,更是擁有著匪夷所思的力量,甚至可以完成生靈的……許願!”

“總而言之,祈願神燈可以說是日月光陰宗最大的殺手鐧之一。”

“曾經在無垠噩土上顯威,擁有著赫赫凶名,震懾諸敵,戰勝了很多強大的勢力,讓無數生靈震撼,為之感覺到畏懼!”

“可是,後來,祈願神燈莫名其妙的遺失了,日月光陰宗失去了這件偉大的至寶,當時,傳說日月光陰宗全宗上下都快瘋了!瘋狂的尋找!”

“但是,後來什麼也冇有找到,最終吃能接受現實。”

“而有關‘祈願神燈’的形象,卻被一直記載了下來,流傳到瞭如今。”

王根生小心翼翼的說完,顫抖的看著葉無缺。

葉無缺眸光深邃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然後,葉無缺選擇了再單獨審問廉慶。

從廉慶這裡,得到的東西,幾乎與王根生一模一樣,冇有什麼區彆。

“你說的這些,我從王根生那裡已經都知道了,甚至,他知道的比你更多。”

當葉無缺這般淡漠的話語落下,廉慶頓時瑟瑟發抖,眼中寫滿了恐懼!!

“我、我還有一個秘密和發現!!”

廉慶突然顫抖的求饒道。

“說。”

“信仰金丹應該不止一枚!”

廉慶趕忙開口。

葉無缺目光一動。

廉慶不敢有任何的猶豫顫抖道:“我當時被主脈選過來時,根據一些線索和細節,我發現主脈選擇的人不止我一個人!”

“應該還有其他一同被當作製衡各處分支大長老的宗主人選!”

“所以,這讓我推斷出類似清江域的分支日月光陰宗,在無垠噩土其餘區域內,同樣也有!”

“而他們的任務,與我們應該是一模一樣的,都是為了凝聚出信仰金丹!”

“主脈想要的信仰金丹,遠遠不止一枚!!”

不得不說,廉慶口中的這個訊息,讓葉無缺有些意外,但很快又不意外了。

真正日月光陰宗主脈,顯然所圖甚大!

那麼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呢?

葉無缺看向手中的祈願神燈,腦海之中卻是再度浮現出了之前在道神關內,那神燈大人所說的一切,以及血色豎瞳給它的任務。

很顯然!

按照現在的線索來看,這日月光陰宗失去的“祈願神燈”,是被血色豎瞳拿走了,然後送給了神燈大人。

這一點,有關祈願神燈的來曆和過去,神燈大人並不知道但血色豎瞳又讓神燈大人在得到自己的精血後,進入無垠噩土,去往日月光陰宗。

隱隱之間,葉無缺覺得這“祈願神燈”以及日月光陰宗,還有血色豎瞳之間,存在著一些……秘密!

之前的靈光一閃,葉無缺依舊冇有回想起來。

“隻不過,神燈已經死了,得到祈願神燈的是我……”

葉無缺眯起了雙眼,眸光變得深邃而攝人。

按照如今的線索和情況!

按照葉無缺過去的經驗!

敵人在明,自己在暗!

最好的應對辦法是是誰?

應該就是自己偽裝成“神燈大人”的樣子,帶著祈願神燈光明正大的進入日月光陰宗。

又或者!

自己在找到一個日月光陰宗的弟子,然後偽裝成他,冒名頂替,雀占鳩巢,再順理成章的潛入日月光陰宗內,猥瑣發育,一路崛起,徐徐圖之,探明真相。

過去,都是這麼玩的!

對此,葉無缺也是經驗豐富,更是磨練出了強大而精湛的演技!

按照道理,這一次也應該這麼玩,也是最直接和最有效的辦法。

可這一刻!

葉無缺嘴角卻是勾勒出了一抹淡淡的弧度。

老這麼玩!

太膩了啊!

不就等於無限套娃?

有什麼意思?

還會被噴又妮瑪在水了!

該換換不同的玩法了!

新鮮感纔是最重要的!

隻見葉無缺這裡,突然對著廉慶笑眯眯的道:“清江域分支的日月光陰宗遺址,在哪?”

接下來,葉無缺直接帶著王根生、廉慶、烈羽龍,以及乾元,去了清江域日月光陰宗分支的遺址。

看到了崩滅倒塌的光陰神像!

看到了滿地的屍骨焦炭!

看到了一處處殘垣斷壁!

看到了留在這裡日月光陰宗的燦爛曆史!

看到了無數的痕跡!

讓王根生、廉慶、烈羽龍,以及乾元都看不懂的是,葉無缺進入遺址,什麼都冇做,而是在各處都走了一遍,似乎在檢查尋找著什麼,十分的細緻,幾乎纖毫畢現。

最後,葉無缺再一次分彆審問了王根生和廉慶,問題隻有一個……

“日月光陰宗主脈,在無垠噩土內,最大的敵對勢力有哪些?”

很快,葉無缺從王根生和廉慶的口中,得到了一模一樣的答案。

“黑月聖教!”

“刹那宗!”

按照王根生和廉慶的說法,與日月光陰宗一樣,黑月聖教和刹那宗,同樣是無垠噩土上赫赫有名的強大實力。

它們,與日月光陰宗,存在著太多的積怨,能夠追溯到很久遠的時光之前,幾乎都不死不休了!

或者說,每一個無垠噩土內赫赫有名的強大勢力,都會存在著至少一兩個大敵。

畢竟,有人的地方,就有江湖,就有恩怨情仇。

太正常不過了!

葉無缺記下了這兩個大勢力的所在區域後,他看向王根生、廉慶、烈羽龍的眼神,再度變得冰冷。

這三個傢夥,無論經曆多麼淒慘,說的多麼的冠冕堂皇,但是,他們曾經親手犯下的罪孽,哄騙崩殺那麼多清江域內無辜的生靈,是需要付出代價的。

既然被葉無缺碰上了,他自然不會放過。

而這個代價,就是……死!

在解決了王根生三人後,葉無缺將目光看向了乾元。

乾元瑟瑟發抖!

瘋狂求饒!

對於乾元,對於天意裁決所,葉無缺並不在意,而天意裁決所雖然針對懾天獄,但這是他們雙方各自的恩怨,一番拷問下來後,天意裁決所倒是並冇有禍亂清江域,反而身為地頭蛇,鎮壓守護著清江域。

所以,對於乾元,葉無缺並未直接殺掉,而是留了他一命,放其自由。

隻不過,將其有關自己,以及分支日月光陰宗,還有王根生三人的一切記憶,全部斬掉!

做完這一切後,葉無缺飄然而去,馬不停蹄。

而接下來他的目標便是無垠噩土最為繁華的中央大域之一……

神風域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