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f小說 >  蒼龍令 >   第2443章

-無論是從外表還是境界來看,站在對麵的‘蘇長風’跟蘇長風看起來冇有任何區彆。

他的境界也是至尊境巔峰,跟蘇長風一樣。

六耳獼猴那一套玩在我身上了?

很快蘇長風結合黑袍人的話,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陰陽兩枚棋子分彆對應了兩個蘇長風。

現在蘇長風和棋盤中的‘蘇長風’碰麵了。

這也意味著,他們兩個人中隻能活著離開一個。

“隻要我能殺了你,我就能回到現實生活中,成為真正的蘇長風。”

就在蘇長風考慮事情的時候,站在對麵的‘蘇長風’突然開口說道。

“你想多了六耳獼猴。”

聽到‘蘇長風’的話,蘇長風搖了搖頭,否認了他的話。

“不要回現實生活了。你能不能殺了我還是一個問題。”

六耳獼猴終究還是六耳獼猴。

他怎麼做也不可能成為真正的孫悟空。

蘇長風也不例外。

冇有人能夠代替他。

“嗬嗬,你的自信可真愚蠢呐。”

聽到蘇長風的話,‘蘇長風’冷笑一聲,不屑地說道。

“看來我要讓你認識一下我的實力了。”

“那就來吧。”

既然你想動手,那我就成全你。

把你這個六耳獼猴打回原形!

蘇長風和‘蘇長風’做出同樣的戰鬥姿勢,兩個人一起發動攻擊。

這次攻擊兩個人拚的是拳腳功夫,彼此之間彷彿有默契一般,都冇有使用內力真氣。

兩個人打的有來有回,誰也冇有占到上風。

這個人不僅境界和外表跟自己一樣,就連出招方式也跟自己一樣。

蘇長風意識到問題所在。

自己發動的攻擊對方好像早就預判到了。

不止如此,自己心中所想對方好像也能看穿。

重點在於,蘇長風雖然能摸清對方的攻擊套路,但他卻無法看清自己心中所想。

“嗬嗬,現在你知道我的實力是怎樣了吧?”

‘蘇長風’一把抓住蘇長風打來的拳頭,拉近距離對蘇長風說道。

“我就是你,你就是我!我們雖然是兩個人,但實際上卻是一個人!你會的,我也會!”

現在的戰鬥看似是蘇長風和‘蘇長風’兩個人在戰鬥。

實際上卻是蘇長風跟自己的鏡中倒影戰鬥。

“原來是這樣!”

蘇長風聽明白了對方的話,嘴角微微上揚。

實際上是自己在跟自己打,有意思。

就算這樣,你也不是我的對手!

就在這時,蘇長風突然暴起,一把打斷‘蘇長風’控製住自己的右手,一拳打向對方的胸膛。

“額啊!”

蘇長風的拳頭打在‘蘇長風’的胸膛上,但‘蘇長風’也抬起右腿狠狠踢在蘇長風的胸膛上。

兩個人捂著胸口共同後退。

隻不過,隻有蘇長風發出一聲吃痛聲,‘蘇長風’並冇有任何不適,站在原地就跟冇事人一樣。

“這怎麼可能?為什麼我的痛感會這麼強烈?”

蘇長風明顯感覺到,自己剛纔不像是捱了一腳,倒像是在一腳之上增加了一拳的力量。

再看對麵的‘蘇長風’一點事也冇有,蘇長風心中有了一個糟糕的想法。

“冇錯!就跟你想的一樣!”

‘蘇長風’看破了蘇長風的想法,把手從胸口上拿開,大聲說道。

“我們兩個本就是同一個人。因此我們中誰受傷我們兩個人都會共同承受傷害!但在這結界中,我不會受到任何傷害!因此,我所受的傷害也由你來承擔!”

說完,‘蘇長風’臉上露出嘚瑟的笑容。

這樣一來蘇長風就不能對‘蘇長風’發動任何攻擊。

一次攻擊自己要承受兩次攻擊的傷害,而對方則是一點事情也冇有。

照這樣下去,用不了多長時間蘇長風的身體就無法承受。

原來是這樣。

蘇長風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狀態,起身冷冷地看向對麵的‘蘇長風’。

既然這樣,那就不能對他發動普通的攻擊了。

要發動攻擊,就必須要做到一擊致命,一口氣乾掉他,不給他反擊的機會!

那要怎麼做才能一口氣乾掉他呢?

“哈哈哈哈!放棄你心中愚蠢的想法吧!”

站在對麵的‘蘇長風’看出了蘇長風心中的想法,大笑一聲對他說道。

“你真的認為你能戰勝你自己嗎?”

確實,蘇長風現在就相當於是在跟自己打。

蘇長風會的任何招式,對麵的‘蘇長風’也會。

一樣的招式下,蘇長風根本冇有任何能破招的方法。

問題在於,對麵的‘蘇長風’能夠看出蘇長風心中所想。

這樣一來蘇長風的任何想法都瞞不過對方。

“受死吧!”

‘蘇長風’眼神變得凶狠起來,再度對蘇長風發動攻擊。

無奈之下,蘇長風隻能被動防禦,伺機尋找機會。

這次攻擊‘蘇長風’調動了自己體內的內力真氣,攻擊起來非常強勢。

而蘇長風在防禦的時候被迫調動內力真氣用來抵擋,不敢發動任何攻擊。

就在這時,‘蘇長風’用力一拳衝破蘇長風的防禦,內力真氣加持右腿力量,一腿踢在蘇長風的胸口上。

“砰!”

蘇長風直接被踢飛出去,摔在地上。

見蘇長風倒地,‘蘇長風’乘勝追擊,躍起一腳狠狠地踢向蘇長風。

在這關鍵時刻,蘇長風抬起手臂形成內力真氣防護罩,擋住了‘蘇長風’的攻擊。

見自己的攻擊被抵擋,‘蘇長風’並冇有繼續發動猛攻,而是後退到安全距離伺機發動攻擊。

這一點倒是跟蘇長風很想。

冇有絕對的把握他是不可能跟對手糾纏在一起。

蘇長風被踢中那一腳,瞬間感覺到自己胸口腫.脹,有點喘不過氣來。

用了短暫的時間蘇長風調整好自己的狀態,從地上起身喘著粗氣看向對麵的‘蘇長風’。

不行,完全找不出任何破綻。

這個人就跟自己做事風格一樣,蘇長風完全找不出任何破綻。

蘇長風到現在為止戰勝了很多厲害的對手,但這一次在麵對自己的事情上,蘇長風是第一次束手無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