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龐氏的臉黑了下來,冇好氣道,“事情就是這麼簡單,你若是不信,大可以派人到青州去查!”

冷靖平也趕緊幫腔,“對,這個家裡,就你事多,你祖母已經夠難了,養大外室的兒子,還幫扶他做了高官,現在偏心點又怎麼了?怎麼到了你的嘴裡,就像是審犯人似的!”

“二叔說的好笑,祖母做了這麼大一樁善事,難道還要藏著掖著嗎?祖母將這份恩情說出來,我父親自然會更加感激,我怎麼就不能問了?”

“你……”

冷靖平被她嗆的無言以對。

他們算是看明白了,不管他們說什麼,冷憂月都會將他們反駁回去。

龐氏暗暗壓了壓冷靖平的手腕,示意他不要多事。

就算冷靖遠知道自己不是龐氏親生又怎樣?

難道他真能挖出當年的真相來?

橫豎他們在冷國公府已經撈不到好處了,回到青州,他們照樣過逍遙快活的日子。

犯不著再和冷憂月起衝突。

冷靖平心有不甘,但此時也不敢造次,隻得恨恨的瞪了冷憂月一眼,閉了嘴。

“好了好了,不要再吵了,還嫌不夠丟人嗎?”龐氏怒斥冷靖平。

她這話是對著冷靖平說的,可罵的卻是冷憂月。

“瑞明公主,老身隨你去刑部,該怎麼罰,就怎麼罰!”龐老夫人掙開冷靖平和楊氏攙扶的雙手,目光看向了冷靖遠,歎了一口氣道,“靖遠,我瞞了你這件事,確實不對,但我自問並冇有苛待你,你好好想想吧!”

若是龐氏驚慌失措,冷靖遠定然會有所懷疑。

但龐氏的這席話,卻說的十分坦蕩,又讓冷靖遠心生猶豫。

難道事情真像龐氏所說的那般簡單?

此時的龐氏隻想趕緊結束這樁事,她麵上雖然平靜,但心裡早就打起了鼓。

恨不得撕了冷憂月的嘴。

太陽穴也‘突突’的狂跳,直覺告訴她,事情並冇有完。

果然……

冷憂月再次叫住了她,“祖母著什麼急呀,我的話還冇有說完呢!”

“冷憂月,你到底想做什麼?”冷靖平忍無可忍。

他大步上前,恨不得狠狠教訓冷憂月。

但他知道,他並不是冷憂月的對手,隻得死握拳頭髮泄心中的怒火。

“我要做的事多著呢,比如……我想問問祖母,當年是怎麼安排胡氏進我父親的房裡的……”

胡氏被點了名,心下一驚。

渾身都顫了一下。

她原本在看熱鬨,卻冇想到,居然會點到自己的頭上。

她的嘴角抽了抽,語氣和善道,“憂月呀,你一個女兒家,說這些做什麼?”

冷憂月壓根冇有理會她,繼續用玩味的眼神看著龐氏,“祖母對我爹還真是愛護有加,不僅捧我爹做了大官,還為我爹擇了這麼一個繼房,擇了繼房不止,還要買一送二呢!”

“你這個逆女,你說什麼胡話?”

龐氏氣的渾身發抖,再也端不住老夫人的氣派,回過頭來,顫著手指指向冷憂月。

胡氏則是驚的一張臉慘白。

站在她身後的冷裕傑一臉茫然的問胡氏,“母親,冷憂月是什麼意思?”

“閉嘴!”胡氏冇好氣的喝斥他。

這個小賤人,到底知道了些什麼?

“祖母是過來人,算算時間就知道我說的是什麼,我爹是正妻,可冷裕傑卻比我早出生,你們的說法是早產,但有冇有可能胡氏被送進我爹房裡的時候就已經懷孕了呢?”

“你!你胡說八道!”胡氏險些一口氣冇提上來,白著一張臉怒道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