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片刻後,顧小禾收斂了笑意,抬起頭看著薛亞峰的眼睛,說道:“舅舅,我媽當年死的時候,是什麼樣情形,你能跟我說說嗎?”

薛亞峰的老臉一白,看了顧小禾許久後,才問道:“你問這些乾什麼?”

顧小禾目光堅定,對著薛亞峰說道:“我想知道真相,哪怕它對於我來說,是殘忍的……”

薛亞峰長歎一聲,最終,還是點了點頭。

……

顧小禾目光堅定,對著薛亞峰說道:“我想知道真相,哪怕它對於我來說,是殘忍的……”

薛亞峰長歎一聲,最終,還是點了點頭。

薛亞峰沉默了片刻,像是在回憶。

許久後,他纔開口說道:“你媽出事的那天,我並不在場。我隻記得當天下了一場大雨,而我在出任務。當我接到她出車禍的電話趕過去時,她已經被人送去了醫院……”

顧小禾定定的注視著薛亞峰,問道:“被誰?”

薛亞峰搖了搖頭後,說道:“是一位好心的出租車司機,我的印象裡是姓姚……”

“那他目睹了整個車禍的過程嗎?”顧小禾急著問道。

對於刨根問底的顧小禾,薛亞峰感覺有些奇怪,可他還是如實說道:“具體的事情,我的印象已經不太深了,當時你外公在得知你母親去世的訊息時,由於過分悲慟,心臟病犯了……等我安頓好了你外公,我才趕到警局見到了那位好心司機……”

顧小禾的臉色白的厲害,一刻不離的盯著薛亞峰。

薛亞峰繼續說道:“當時那位姓姚的司機跟我大致的說了下事情的經過。他說,出事的地點剛好是在一個廢舊即將要拆遷的小區附近。當時,他正送一個乘客。由於老小區是開放式的,那天又下了大雨,所以,他就開車將乘客一直送到樓棟門口,等他開著車從小區裡出來的時候,恰好碰見了這場車禍。”

薛亞峰的眉頭蹙的很緊,一邊回憶一邊說道:“老姚說,那是一條很窄的巷子,應該不常有人經過,當時還下了那麼大的雨……而且,那片區域更是監控死角,所以,警方介入以後,並冇有視頻影像可以提供。”

“按這麼說,那位姓姚的出租車司機,是唯一的目擊者?”顧小禾白著臉色問道。

薛亞峰點了點頭,感歎道:“也多虧了老姚願意出來作目擊證人,否則,你母親可就真的死的不明不白了……”

顧小禾的臉色青白了下來,一股子怒火從胸口躥升起來。

她心底裡清楚的很,所謂的老姚,那位目擊證人是不是被人事後收買還尚未可知呢!

可即便顧小禾心裡有氣,依舊冇打斷薛亞峰的話,說道:“那之後的事呢?”

薛亞峰伸出手揉了揉額角,繼續說道:“老姚說,他當時看到了一輛黑色的奧迪從斜後方衝了出來,車速很快,而你媽媽開的也不慢,兩車撞在一起,發出了不小的動靜。你母親的車被那輛黑色的奧迪斜著撞進了巷口裡,直奔一根水泥的電線杆子……老姚說他當時嚇的不輕,從事多年的司機工作,他幾乎一眼就能斷定,被撞車輛裡的人恐怕是凶多吉少了……”

,content_num-